入關後,並非女真人出身的索倫部,反而成為滿洲八旗的王牌部隊

入關後,並非女真人出身的索倫部,反而成為滿洲八旗的王牌部隊

清朝至入關之後,面對中原的花花世界,曾經仍處於奴隸部落時代的八旗兵們,便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墮落,在清朝康熙年間,大部分入關的八旗兵就已不堪使用,也因此,在平定三藩之亂時,康熙不得不大量啟用漢人為主的綠營兵。
八旗

不過,八旗兵的腐化墮落雖然是大勢所趨,仍有一小部分八旗兵依然保持著不小不弱的戰鬥力。在康熙、雍正甚至乾隆年間,這些仍具有戰鬥力的八旗兵,一直是清朝對內和對外戰爭的主力之一。而這支八旗兵的主要成主要組成,就包括索倫兵。
我們都知道,八旗的組成除了滿清的根本——女真人之外,還有為數不少的其他民族,例如朝鮮人、蒙古人、漢人,甚至俄羅斯人,這其中,也包括人數相當不少的東北其他少數民族。

明朝末期,東北地區的女真人在努爾哈赤的率領下逐步崛起,並建立了強盛一時的割據王朝。不過,東北地區並非只有女真人生存,其他如漢人、蒙古人、達斡爾人、鄂倫春人等民族也都世代生活於此。而生活在黑龍江流域的少數民族,是鄂倫春族、達斡爾族、鄂溫克族等少數民族。

曾經馴鹿為生的鄂溫克人

明朝中後期,達斡爾部、鄂倫春部等中國的少數民族的先民們生活在黑龍江中上游的廣大地區,根據孫進已在《東北民族源流》中的考證,17世紀,達斡爾族主要居住的範圍為:西起石勒喀河,向東經流鄂爾古納河、黑龍江、精奇里江、牛滿江各河沿岸的廣大地區。
在黑龍江中上游的廣大地區,當然生活的不止一個民族。對這些人數不一、生活方式和習性相似的諸多民族,清朝統一稱之為索倫部。很顯然,這個所謂的索倫部是一個各民族組成的大聯盟。無論是使犬部、使鹿部還是鄂溫克部、達斡爾部、鄂倫春等部族,都被稱之為索倫部的一部分。

從索倫部生活的區域也可以看得出來,這個區域位於東北地區北部,相較於女真人的核心生活區域環境更為惡劣,也因此,索倫部各部不但人數更少,經濟和文化更為原始,而且居住更為分散。也如同沒有被整合前的女真人一樣,他們仍處於極為落後的部落氏族時代。
八旗軍隊

努爾哈赤的死後,他的第8個兒子皇太繼位,成為後金政權的新一任大汗。但是,皇太極繼承的並非一個完美的政權,相反,他繼承的後金政權風雨飄搖、內外交困。
當時的後金政權,南邊有雖然遲緩卻依然十分龐大的明朝,西部是騎射比之女真人更為精湛的蒙古各部,東部是不願意臣服的朝鮮李氏政權。而北部地區,則是雖然野蠻落後、但武力卻頗為不俗的索倫部。

因此,為了解除北方的威脅,同時也為了獲取兵員,擴大後金政權的地理版圖,皇太極在穩定內部之後,開始發兵對於北方的索倫部進行征討。短短的數年時間內,皇太極三次派遣大軍進入黑龍江,俘獲了大量索倫部人員,同時,通過招降、懷柔等政策,也招撫了許多索倫部人員。例如,皇太極天聰9年4月,後金八旗大軍在征討索倫部之後,僅俘獲的索倫部壯丁高達2483人,其他俘獲的人口更高達7302人之多。
皇太極

這些被俘獲的索倫部人員,按照八旗的一貫政策,壯丁被編入了滿洲八旗,而其他人員則被作為奴隸分配給了八旗各部。通過這樣頻繁的征討,到皇太極後期,索倫部基本被後金納入了統治範圍。
通過分化、拉攏、戰爭、政治等諸多手段征服索倫部之後,對於被俘的大量索倫部成員,皇太極將其編入了八旗,同時,對於較為認同女真政權的索倫部族,後金政權將其向南遷移並將其編輯入冊,融入了滿洲八旗,其他索倫部族除了朝貢的義務外,仍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

例如崇德6年時,皇太極對於十分認同滿足並主動歸附來強的索倫部,南遷至後金政權腹地,並根據其原有的氏族組織編製了索倫牛錄,其族長則作為世襲佐領。當時,僅南遷生活在嫩江流域的索倫部,就編設了16個索倫牛錄。在其之上,皇太極還專門設置了索倫總管一職。
八旗

這些被南遷的索倫部人數雖然並不算少,但是,比之女真人依然居於劣勢,索倫部成員在被編入滿洲八旗之後,生活方式、語言方式乃至於文化都開始迅速被八旗同化。尤其當八旗入關之後,這些文化本就居劣勢、人數又少於女真人的索倫部徹底融入了八旗之中。而這些人在清朝滅亡之後,也大多數被登記為滿族。
當然,雖然崛起時尚處於部落奴隸時代,但卻極端重視血脈部族傳承的清廷,對於索倫部依然是區別對待的。例如康熙年間,滿洲正白旗的瑪布岱就是達斡爾人出身,也就是索倫部的成員。雖然他已經是所謂滿洲八旗上三旗中的成員,但是,當康熙38年,瑪布岱被舉薦擔任齊齊哈爾副都統時,卻依然被康熙皇帝嚴詞拒絕,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出身不是純正的滿洲。

當然,由於生活方式簡單,生活環境艱苦,所處環境惡劣,仍處於原始氏族社會的索倫人大部分頭腦簡單,卻由於艱苦的環境練就了吃苦耐勞的精神和強大的武力,對於擊敗他們的人也更為忠誠信服。因此,相較於同被編入八旗的漢人、蒙古人、朝鮮人等其他民族,女真人對於索倫部更為信任。
索倫部佐領官印

無論是入關之前還是入關之後,女真人對於索倫部的統治分為兩個方式,最為信任的索倫部從原居住的黑龍江流域南遷,並被編入滿洲八旗。而另一部分索倫部則仍生活在原居住地區,這部分人由於人數很少,再加上居住極為分散,女真人對於這部分索倫部採用的統治方式為羈糜。
因此,由於統治方式薄弱,清朝時期,雖然大部分索倫部堅持向清朝進貢並臣服於清朝的統治,但也有一部分索倫部與清廷漸行漸遠,清朝康熙年間,由於沙俄的挑撥,就發生了索倫部首領根特木耳叛逃沙俄的事件。而根特木耳叛逃事件,正是康熙年間清朝與沙俄爆發雅克薩之戰的誘因之一。

明末清初之際,正是崛起於東歐地區的沙皇俄國不斷侵略佔據西伯利亞地區的時刻,到清朝康熙年間,沙皇的侵略兵鋒甚至已經達到了黑龍江流域。而生活在黑龍江流域的索倫部,正是沙俄侵略的受害者之一。因此,以達斡爾人、鄂倫春人、鄂溫克人為主的索倫部,對於沙俄的侵略奮起反抗。清朝雅克薩之戰時,索倫部正是與沙俄戰爭的主力之一。
雅克薩之戰

​而在其後的康熙,雍正和乾隆年間,由於滿洲八旗的墮落,仍保持強大戰鬥力的索倫部,成為八旗最重要的兵庫。索倫出身的八旗兵將不斷在清朝的戰爭之中立下功勛,甚至在八旗內部形成了索倫部的軍功集團。例如,乾隆時期八旗名將海蘭察,就是索倫部出身。
當然,由於清朝戰爭頻繁,又不斷的徵調黑龍江兵,據統計清朝時期,被八旗徵調的黑龍江兵高達67730人,而生還者卻寥寥無幾,因此,本就經濟落後、環境酷寒、人煙稀少的黑龍江索倫部地區,隨著清朝的頻繁徵調,經濟更加困頓,民眾的生活也更加困苦。這種徵調也削弱了清朝對於東北地區的統治。這也為清朝末期,沙俄對於中國東北地區的鯨吞蠶食,埋下了伏筆。